Amazing Word

爱了 卡通农也这么撩 给条活路啊!!!

沢樹_Sawaki:

我来参加一下!靴靴大噶支持!😽给小学生沢树带来温暖与信心!感恩!🙏🏻请大噶多多支持大帅哥陈立农!

书店里来了个偷书贼

“我们书店里来了一个偷书贼。”小丽跟我汇报这个事情的时候,眉毛蹙成了一团,好像这个店是她家开的一样,而后她又叹了口气,沉默不语,好像是有点遗憾、有点不爽快的样子。

“现在书都这么便宜了,他们为什么还要偷书呢?”小丽摊着双手,不解地问着我。她的眼神很柔弱,和她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一道道被清脆的书纸,在她的手指、手背、手心上留下了浅浅划破的痕迹。可是她的语气又是这么坚定,这么愤愤不平。

“是,我也不理解。”对的,我说的是实话,作为一个爱书的侦探,我是看本书都要戴手套的,对于偷书这种不耻的行为,我是绝对不理解的。但是我还有另外一个姑且算作“圣人类“的想法,偷书是因为爱书,因为爱,所以偷,如果我是书店老板,我就会这么宽慰自己。

”根据你的观察,他偷了多少本书?“

”至少有五本!没错的!“小丽坚定地回答我

”啊,偷了五本,怎么送出去的?“据我的断案经验,有些妇女是可以假装孕妇什么的到超市里去偷些进口奶粉,一次偷个两罐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可是对于男士来说,难不成要假装李连杰进来,洪金宝出去么?

”这我怎么会知道,这个应该是你们查案的任务啊!“

那请问他偷的是什么书?有三本普通装的金庸,一本普通装的彭浩翔的书,还有一本精装的彭浩翔的书。

”哼,这家伙偷得还挑起来,还偷一本精装书。“

”嗯,是啊,并且那两本彭浩翔的书还都是同一本,只是一个精装一个普通包装而已。“说这话的时候,小丽的语气柔和了许多。

”你喜欢彭浩翔么?“

”喜欢啊,你怎么知道?“无怪乎她提到彭浩翔的时候态度转变了一下,和犯罪嫌疑人有着共同爱好这种默契点可真是有点诡异。

”没事,随便问问。“我应付道。其实我也喜欢彭浩翔。可惜彭浩翔只喜欢大妞,而我是个纯爷们,不搞基的那种。

 

”如果你们抓到了他,能不能让我见他一下?“

”为什么,你们又不是什么亲戚朋友的吧~“

”我是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彭浩翔,如果是真的,那我就不追究好了,当我送他啊!“

”喂,你到底有没有立场啊!为了你们这么小个Case让我跑到这个小书店里,居然还说要酌情撤诉!什么情况啊!“这小丫头真是没点主见,气死我了。相比这个偷书贼不仅是和他有共同爱好,长得应该也不错。可转念一想,这查到嫌疑人的成本也忒高了点,完全超出了他所犯的罪啊!

谁让我生在一个纳税人说了算的国家。

 

根据小丽的口供的描述,我们对嫌疑人做了一个画像比对,发现就是附近第二条街转角住一楼的刘先生。我们拿着刘先生的画像给周围的商户做了一圈辨认,他们的口供异常地一致:他总是穿着一件风衣,带着一个咖啡色的帽子,很好辨认,却又不好辨认,因为他总是把身躯和眼睛藏在那宽大的衣服里,有的时候,他就像套子里的人一样,显得有点封闭,他并不多话。

他不多话到,去报摊买报纸,都只是用手指一下,去早餐摊买早点,也只是用嘴稍微呶一呶表示自己的选择,在公交车上,他被人硬生生地挤下了车,也只是虽口淬一口吐沫,却没好意思吐出来默默地吞下去,在书店里,是他唯一敢开口讲话的地方。

说起村上春树,他口若悬河地和书店里的客人聊跑步时的故事,好多人以为他也是书店的店员之一,说起王小波,他又显得好像一个用一辈子爱过的男孩一样,说她的女神,就会在这书店里,说起彭浩翔,这个和村上春树、王小波好像风格完全不搭的人,他的眼神里充满着闪烁的恶意,他把买凶拍人这本书,理解成《杀手入门初级指南》。

以上这些,都是小丽和他们这家店的邻居们告诉我的。他如此典型,以至于我以为他们都是串号口供的。

他去了哪里?为什么离开?这个固定的客人,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不来了?

 

小丽心里有点莫名地着急了,她漫不经心地问老板:”那个刘先生,好像好几天没来了哦?”

”嗯,十天半个月的吧,怎么了?”

”没什么,只是前阵子天天来,这几天又突然不见了,有点不习惯……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合适,惹到了他?恼怒了他?说不定他以后都不会来我们店了呢?“

”不会的,你要记住,如果有一天顾客不来了,那肯定不是你的原因,而是他们自己都有自己的事情。你是个好姑娘,别乱想了。“

是吗?小丽在心里问自己。

 

”小丽,你被逮捕了,罪名是蓄意谋杀。这是你的逮捕令,请跟我们走吧!“这是我第一次抓捕女嫌疑犯,我尽力让自己显得严肃而不可挑战。

”什么?我做了什么?“

”你可以带着你的律师,我们建议你这么做。“

”不必了,我根本没犯罪。“

 

在小丽被押往审判室的路上,刘先生正在C城的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,我们在他的指甲缝里发现了小丽的皮肤DNA,说明他昏迷前,曾经和小丽接触过,并且是身体接触。

可小丽有可能是受害人呢?

不,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

自从刘先生买了Kindle之后,就开始阅读电子书了,他比以前更宅了,也不再去书店了。那天,他路过书店,和小丽说,我买了电子书啦,以后可能会很少来书店了,书店里的书太贵啦,而且我也懒得拿那么重的书了。为了让自己更富有”刘氏纸质书时代终结感“,他决定到书店里再买三本他最喜欢的金庸的书。付钱的时候,随手拿起一本彭浩翔的新书,一起付了吧。

”多少钱?“

“86。”

“彭浩翔这本书有精装版,你要么?”

“嗯,不要了吧。”

“你这么喜欢彭浩翔,应该买精装版。”

“我喜欢他,和买精装版有什么关系?反正我买来也不会怎么翻的,我会再买电子版。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买书了,要有一个愉快的结束。“

 “好吧,我还想说精装书就在里面呢,让你帮我拿一下,顺便送你一本,当做最后的礼物好了,我也在这里不会长做了。”

“你要走了吗?”

“嗯,我来这里,是因为可以和像你这样的人聊书,聊我喜欢的作家,聊大家的故事,可是我发现大家都不愿意说话了,你走了之后,我更没话说了。所以不如换个地方,反正都是做售货员,也没什么不同。”

“好吧,祝你好运。”刘先生交完钱后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他喜欢这个地方,但却发现那些和他在这里聊天过的书店的客人们,都没再见过了,他们都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吗?现在的人真的不喜欢看书了吗?呆呆地做在书店里一下午,也许不比一个人在家里看电子书潇洒。

突然,他眼前一黑,感觉脑袋被什么钝物砸了一下,恍惚地带着眼冒金星的晕眩,他看到书店的名字是“龙门书店”。

 

醒来后,他发现自己被埋在一堆书中,中间掺杂着几颗骷髅头骨,几近窒息,周围一片黑暗,只有一盏工业阅读灯还亮着。小丽走下台阶对他说:”你不是真的喜欢书,你只是喜欢讨论他们,显摆他们,炫耀你的知识,让别人崇拜你,从这些知识里,获得你的自负。你聊的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,你根本没想过读书的意义,你喜欢彭浩翔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,你的沉默,只是为了掩饰你的虚弱、无知。在你的帽檐和墨镜下,是你的慌张不安。

哈哈,你颤抖什么?我说对了吗?像你这样虚伪、浅薄又对社会毫无贡献的人,活着根本就是浪费资源!”

“你别说了,你别说了!”刘先生突然冲过去抱住小丽的胳膊,紧紧抓着他,却发现自己和她之间,隔着一张巨大的网,这网可以让他们接触,却让他把她伤害不得。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们这么想,和你有什么关系!你别在这里多管闲事!“

“我以为你是有眼光的,有想法的,结果你和他们是一样的。你不了解书,不了解它每一个字体的含义、不了解这油墨味道的魅力、不知道卖书人的心!你这个平庸的令人恶心的人!“

”是,我读书就是为了增加点谈资而已,这也不行吗?“

”不,因为我爱你。所以不行。”

”如果我说是因为我想和你多聊天呢?“

”可你已经有了电子书了。“小丽哭着说。

”我知道你不是人,你是在仓库里封藏已久的精装书仙子。“

”什么?你…?“

”嗯,我早就知道了,因为我是总被放在盒子里的火漆印章人。我们都不是人。但是我们不会在一起的。“

......呯的一声,世界安静了。

 

 

 

后来,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好,这家非常有特色且书籍保存完整的店收到了当地人和游客的欢迎,尤其是他们的古装皮质精品书和门口那张特大的桌子,已经成为人们必定要参观的两个标志。

但是,没有人知道,用人皮脂保养皮质是最优且稀有的方式,而用人头发做的特质毛刷能够吸附更多不被注意的尘埃,而那张桌子,是用刘先生光滑而充满质感的皮肤制成。

刘先生,永远地呆在了这个他热爱的地方。


我还是个孩子,
给我个拥抱好不好。

三毫米的距离

三毫米的旅程,一颗好葡萄要走十年

三毫米,
瓶壁外面到里面的距离,
一颗葡萄到一瓶好酒之间的距离。

不是每颗葡萄,
都有资格踏上这三毫米的旅程。
它必是葡园中的贵族;
占据区区几平方公里的砂砾土地;
坡地的方位像为它精心计量过,
刚好能迎上远道而来的季风。
它小时候,没遇到一场霜冻和冷雨;
旺盛的青春期,碰上十几年最好的太阳;
临近成熟,没有雨水冲淡它酝酿已久的糖份;
甚至山雀也从未打它的主意。
摘了三十五年葡萄的老工人,
耐心地等到糖份和酸度完全平衡的一刻才把它摘下;
酒庄里最德高望重的酿酒师,
每个环节都要亲手控制,小心翼翼。

而现在,一切光环都被隔绝在外。
黑暗、潮湿的地窖里,
葡萄要完成最后三毫米的推进。

天堂并非遥不可及,再走十年而已


此文据说是长城干红广告文案
感觉文案已经超越了品牌 难以承受